• 麻烦事啊 - [一杯茶]

    2010-01-06

    这两天连续有两个领导暗示:要注意上班来早点。

    我到得挺早的啦,八点一刻就到了,停好车后去公园跑步----但是因为要绕半个小时的路去买一块二的豆浆,所以总是在十点才到办公室,嘿嘿。谁这么讨厌,老是看到我十点钟才来的啊?

    生活这么美好,我慢慢享受,那么早到办公室,多无聊,股市也要九点半才开啊。这两天的调整变化,让每个人都失望。好像应该高兴的恰好应该是本人。想到要摧眉折腰,立刻没有了生存兴趣。

    转而想到我总是求而不得的那个梦想,还是忍一忍啦。

  • 塞住 - [一杯茶]

    2009-12-17

     

     

    好像有个塞子,塞住了要说的话,每天只是在脑袋里过滤一下,没有出来,几乎没有时间,真正坐下来写自己要说的话。隐藏或者就是塞住了,然后吞咽到肚子里,慢慢烂在身上,无力的情绪蔓延着,象荒地上的藤蔓,散乱地生长着。

     

    很久以前听过一个故事,忧郁的小女孩把心里话放在后院的树洞里,就当说出来给人听了,也许,没有办法说出来的时候就可以这样,把原本可能赛在里面的吐出来,就不会伤害自己身体了。

  • 洒金雨 - [一杯茶]

    2009-12-03

     

     

    洒金雨

    2009-12-2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原本以为一棵银杏树就已经很有风情了,从春到夏,从青涩稚嫩的小小绿芽到金黄璀璨的整树风景,但是,今天,又见识了银杏树的另外一种景致。

     

    在新桥下面的河边步道,有规划得很好的城市沿河景观,树木丛生,芳草凄凄,小路蜿蜒。一处喷泉旁的小径边,全是那种蓬勃的银杏树,在蒙蒙细雨的冬日早晨也闪耀着华丽的光彩。路过那里时,刚好有冷风吹过,原本应是凄迷的感觉,但是忽然看见银杏的叶子随风漫天飞舞,那刹那的美,无以言表。

     

    很久很久,没有在城市里看到这么浪漫的风景了、

     

    也许是太金黄的颜色,点亮了整个冬日的阴霾,象有性灵一样的,一下子让人兴奋起来,微笑起来。

     

  • 和女人永远少一件衣服一样,猪小青永远少一个合用的本子。

    她不停地买各种各样的笔记本,每次摩挲鉴赏完毕之后,锁进抽屉,看着正在用的已经翻了毛边的小厚本子,那也曾经是她存放在抽屉里的一本,她还在想,这本用完了,该用哪一本呢。

    于是她还是不停地买,并不是因为明天那本就要用完了,而是她就是喜欢那些摸起来平滑光洁的新本子。

    现在的小本子做得都很好,有些本子会配上色彩艳丽的图片,猪小青虽然不会用那样的本子,但是她喜欢买回家,隔段时间拿出来看看。

    也许到很老的时候,猪小青会想:可以有满满几抽屉小本子了,那样,比有几大柜子穿不了的花衣服要妥当一些吧。

  • 影子 - [一杯茶]

    2009-10-08

        写了很久,一直时断时续地,没有坚持。总有些疑虑觉得写下来的东西过分地日记化,像专门留给自己看的,隔段时间来看也十分无趣了。

        对写字的爱好,经常被对本子和书写工具的挑剔所打乱。

        也许所有的都是借口吧,懒人通长都是这样的、

  • 非要开始的时候有文字才可以在首页上显示吗?

    奇怪的逻辑。

    到处搬家,寻找安静的地方,不知道这会可以留多久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