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考脑筋

    2009-08-26

    http://www.12818.com/licai/yllc/200908/59196.html

     

    对理财问题的关注

    对财富的向往

  • 天使与魔鬼

    2009-07-28

    你愿不愿意?

    也许神明那个时候问过你:要么平庸,要么拥有骄人的特质。

    我要与众不同,可能你会说,鉴于上一个轮回那几十年的平淡生活,如果可以选择,你想:我一定要非同凡响!

    于是你说:我要天使和魔鬼的混合体,我要大家都喜欢我,我要受人关注!

    神明说,好吧。

    于是,我听见你用天使的声音在唱:那片海、神话
    “你看那花儿都谢了 
    
    你看那海儿都哭了 
    你知道我会永远永远等你给我的回答
     让我们忘了那片海让我们来世再重来

    我边听边感慨,问猫牛:你愿不愿意有这样天使的声音,但是长这样*****的样子。

    猫牛说:我不愿意。

    神明的道理是:做人是要有得有失的。
  • 永无岛

    2009-06-17

    只要能离开电脑和网络十分钟,我就可以到我的永无岛了。

     

    那是一个时间概念上的neverland,没有实际的疆域概念。时空上的远离就可以找到意念当中的这座小岛,那里有我假象的一间咖啡馆~茶室~图书音乐吧。

     

    想象当中有白墙和茂盛的花草,像此刻,面前有栀子花的洁白花朵和油绿叶子,还有它散发的清香。一本书、慢慢阅读,一支笔一个我钟爱的笔记本,方便我看着书的时候“灵感”跑出来,可以通过这支笔在纸上安家。

     

    电脑里的音乐虽然没有音箱系统里面的精致,但那张听了很多遍的麦克·布雷还是那么让人舒服。蓝色窗帘屏蔽了窗外的烈日,人造的清凉空气让意向中的永无岛慢慢浮现。

     

    不知道为什么描写这些让人舒服的感受会被人指摘为“小资情调”,这么单薄的词语怎么可以描述那种感觉呢?只不过是言语贫乏的人总会借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来用用,让自己跟得上时代一点。也许我的永无岛的描述也不对,传统一点,那是我自己的岛屿:瀛洲。

     

    海外三座仙山之一:瀛洲、蓬莱、方丈。

     

    我也伪矫情一把。

  • 一个人的安静

    2009-06-17

    那时我站在西安小寨兴善寺的后院,没有游人。北方少有的茂盛植物在这片院子里恣意生长,秋虫在近处鸣叫,有种难得遇到的真正的安静。

     

    兴善寺的后院外就是西安音乐学院的高楼,有咿咿呀呀、叮叮咚咚的声音远远传来。其余的时间这里都安静地只有虫叫。一辆手摇的轮椅车从拐角慢慢开过来,窄窄路上,老旧的青色长条方砖被压得翘起又落下。一个和尚坐在一处破败的房门口,象看风景一样默不作声。

     

    兴善寺在我小的时候叫小寨公园吧,大大地可以给革命群众来游玩的地方,不知道兴善寺这个称呼,也没有想到这里是中国佛教密宗的祖庭。在那个毁坏了一切的年代,不谙世事的我们只知道这里有大草坪、有滑梯梯。

     

    一直记得那天寺里后院的虫鸣,衬得一方安静的天地。

     

    如今,离开手机、离开网络、离开公务、离开亲朋、离开离开。一个人,真难得,是身不由己,还是?

  • 迪拜!武当!

    2009-06-05

    昨晚看到discovery的纪录片,《迪拜:世界岛》,慨叹世界的奇妙与不同,和没有钱办不到的事情。

    当年的小渔村,发展可比我们的同样基调发展来的深圳呵呵要恢弘,七星级的那个酒店让人领略了顶级的豪华奢侈。而仍在进行中的世界岛计划,几乎是在沙漠里建造绿洲天堂了,不是几乎,是正在一步步地实现。

    从片中的工程量来看,非比寻常啊、非凡景致的勾画让人直觉得自己的想象力贫乏。无怪当年看李欣频的《十四堂人生创意课》中讲:看纪录片,让自己了解世界。

    真是井底之蛙啦啊,世界的每个地方可以如此不同,可以如此让人惊叹!

    最近两天看的中央电视台高清频道的《问道武当》,更是让我坚定了寻仙问道的决心啊,“五岳寻仙不辞远,一生好入名山游。”那武当的仙风道骨,在镜头下,是山巅的青衣道人练习的武当内家拳、太极、云海背景中打坐的身影。青山苍翠、万里绵延。

    在偏僻的山后,年老的老人自己在屋前洗衣服,白发凌乱、神态从容,她住的殿前屋后是烈日下绿得舒心朗目的山峦,风过时,屏幕上也能感受到山野的清新气息。

    眼睛能旅行也很好啦。
  • 中饭后,同事们慢慢走回办公楼,大院里很安静,梧桐树的浓荫下一辆辆车子象睡着了似的静默不动。吃着雪糕的F姐姐,忽然发现旁边的白色花冠正在启动,连忙跳跃着躲开,那车子窗户开得大大的,浓浓的香气从车里飘散出来,F姐姐看着里面的白衣司机,没有说话,看了我们一眼,众人等车子慢慢开出来,撒一路香水味,缓缓下坡转弯消失。

     

    最沉不住气、最无聊的人----我,开始发问:那个司机男的女的?

     

    F姐姐、和Y妹妹都说:女的呗,车里那么香。

     

    男的!小强肯定地说。

     

    王主任问:李宇春吧?

     

    小强依然坚定地说:男的。

     

    F姐姐和我纳闷了:你咋那么确定就是男的呢?你看见喉结啦?明明就是女的,瘦点而已。

     

    小强:再瘦的女生都有戴的,但是他没有!

     

    。。。。。。

     

    没有反应过来的几人看见王主任和我笑倒在花坛边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小型人类上学的时候,边走边说:“人生怎么这么惨呢?小的时候要上学,要被妈妈管,老师骂,还要考大学,然后必须工作,还得养家糊口!”

     

    旁边的妈妈给了一点假想:不如做猪吧,但是会被杀了来吃;做树,会被砍伐;做猫吗?会被狗追着咬。

     

    小型人类最后结论是:还是将就做人吧。

  •  

     

        早晨的雨落在刚好绿成一片的树木上,有一种清凉的感觉,再不像秋天那样地绝望冷清。看着绿叶就知道,要涨端午水啦,天气要热起来啦。

        办公室窗外有一片空地,如今已经被几棵大树的绿荫盖满,从上面望下去,绿荫如盖,阳光下、大雨下都是一种风景。从数码相机的镜头里,看不出满眼的绿色风景到底有多大,但是在四周的住宅楼和办公楼的包围下,这么一片绿林一样的风景,还是很让人觉得惬意感恩的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   上班前半小时,用来照顾自己。十分钟跳绳、十分钟看花、十分钟拉伸四肢、拍打双手。早上八点半,象我们这样的单位,人还是比较少的,蹦蹦跳跳地也不至于吓着别人,直到有一天副总从楼下上来,问:你跳绳啊?怪不得我在楼下觉得整栋楼都在抖,这可是栋老房子!

        办公室书架是棕色带玻璃的,很多女生走进来当镜子,照一照,恐怖的轮胎人在向我打招呼~~~~所以,坚持坚持到夏至!

        我跳跳跳,不停地跳!

  • 最近晚上在做这样的比较:为什么同样是六个小时,晚上的时间要比白天快得多?

     

    按照这段时间疯狂修习的中医学说,要睡子午觉,必须在23点到凌晨1点之间睡觉,熬夜变成了慢性自杀,三十多岁的身体已经漏洞百出,不注意不行。

     

    更新文章、做图片、看美剧、读书看杂志,看起来还都是闲事,也够团团转的。希望时间变慢点。

  •  

    这只小皮蛋是莎莎奶奶送来的礼物,会摇头晃脑地唱“I LOVE YOU MORE THAN I CAN SAY”(爱你在心口难开),下嘴唇会在唱歌的时候像小沈阳那样一颤一颤地。

     

    我学它唱“WOWOWOYE!~~~~I LOVE YOU MORE THAN I CAN SAY~~~~~ ”

    小朋友说:“你还没有狗狗唱得好听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