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免费卤鸡蛋

    2009-04-22

    没带相机,不能拍照留念了。

    昨天在红酸汤吃饭时,就收到隔壁一家准备开张的豆花面的宣传单,说:明天开业大吉,来吃面的赠送卤鸡蛋一枚。一起吃中饭的同事兴致勃勃地约好今早一定要去尝鲜。

    早餐吃“包包儿”喝小米粥的时候,还在上节目的搭档短信突至:别吃早餐,一起去吃豆花面!于是大声叹息,懊恼万分!LG诧异:哇哟,你们连免费卤鸡蛋都不放过。

    中午一点下节目,早上已经吃过豆花面的搭档小强还是好心推荐再去吃一份豆花面!于是高高兴兴一路走过去,对红酸汤老板姐姐说:吃卤鸡蛋去!

    坐定,等待,一大碗豆花面,豆花粗粗的样子,面海筋斗,卤鸡蛋~~~没有!

    派光了!

     

    无聊中记录又一次无聊的午饭经历。

  • 据说有个理论:把时间花在你最喜欢的事情上一万个小时,你就会功成名就。我依然很盲目地相信着每一个类似的说法,但是一直疑惑:我该把时间花在什么上面呢?

     

    一直都觉得执着的人是最应该成功的:阿甘就是例子,反正也不会想很多,就知道那么一件事,爱那么一个人,就够了,不要太多。执着一念,多么简单。

     

    但是看似简单的事情总是有最复杂的道理在其中。

  • 山寨匹萨

    2009-04-04

    好瞌睡,明天补文字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自制烤面包

    2009-03-31

     

  • 今天去拜佛

    2009-03-17

    黔灵山,贵阳城里的心灵栖息地。

     

    无来由地,可能纯粹因为天气好,几个人邀约到黔灵公园走走,就是走路爬山。进了公园发现,我们这几个完全不是常规逛公园的那些人类:不是家人亲戚,没有带着蹒跚学步的小孩,没有提着大大小小的塑料瓶子去接山泉水,俺们完全是一副闲庭信步地、纯粹为了走路而去走路的人。

     

    最有趣的是上到山顶弘福寺前,大家为了进不进寺犯了愁:来到门口不进去不太好,进去了不拜佛也是不好。最后俺们还是迫于到了门前不进去怕菩萨会怪罪的朴实想法,纷纷买票进去纷纷捐钱请香,挨个天王菩萨观音佛祖地拜着过去。

     

    这种闲散的春游活动以进香为主题,来回两个小时,只在九曲径上看见一个老猴子,平淡无聊。

     

    反正目的也就是走走,无所谓意义了。回家一看日历:农历二月二十一,诸事不宜。

  • 求心不求佛

    2009-03-16

    《禅意生活》(日)松原哲明 著

     

        信仰是在己身之外设置神的存在,祭祀和祈求这些神。

        禅宗虽然也敬仰佛,但却不是信仰,而是一种自我的自知力和自信力。禅宗坚信自己内心而不是在己身之外的力量。我们每个人的内心都存在着与佛完全相同的佛心佛性。用坐禅的方法可以感知到自己的佛心佛性,即所谓凝视自己,识得自性。

        使心向一处,不使其涣散,无论何事都会有所成就。

     

        不计报酬地辛勤劳动着,所带来的良好感觉扩展到全身。禅不仅仅是指坐禅,劳动也是重要的修行。

     

        “数息观”是一种将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呼吸上,数呼吸次数的方法。

     

        以上是从《禅意生活》一书种摘抄下来的,近日关注健康,在学习这方面的知识,把当当上关于中医养生的畅销书挑挑拣拣地买回来研究实践,一直觉得自己就是飞天的小说中《佛医古墓》沈南的女版。中医、易学博大精深,这个课题可以学到老了。

  • 以后再回忆

    2009-02-23

     

     

    莎莎坐在树下,阳光在树荫外将世界照得白亮亮地。她抬头看了看浓郁的绿叶缝隙中闪烁的阳光,心情好了一点。

     

    有的时候觉得沮丧和无奈,年纪越大,这种“有的时候”就越多。莎莎想:某人写出来自己的忧郁,放在网络的日志里,就像小时候放进后院树洞里自己的秘密,“卸”下的心情像割掉的韭菜、不久之后自动长出。因为原本那根就在,野火烧不尽一样。

     

    她挪动了一下,低头看着脚下斑驳的树影,有一片昨夜雨后落下的大片梧桐叶就在脚边,莎莎看着那年轻得发亮的叶子上细细的脉络:“可惜哟,怎么就掉下来了呢?”

     

    年少轻狂的时候想象“老夫聊发少年狂,左牵黄右擒苍”,觉得人生历练豪情得不得了,直至吃了苦头,欲语还休。“至少可以听听《笑红尘》,傻乎乎吃饭喝茶去。”莎莎想,“那时候怎么会明白啊。”

     

    没有闲情的人实在得如同木头桩粧,只讲实利,脚踏实地地把每一天变成向目标挺近的又一步。流行文学爱情小说网络交际,让人越来越脱离实际,精神游离在肉体和现实之外。莎莎思索着这些有闲情的人才会思考的问题。

     

    爱情是需要两个人来控制的,像用两只手来勾毛线玩,少了一方的配合,线怎么能勾起来呢?“这个道理是明白,很简单,可是还是要去强求的,逃不脱。”莎莎想。

     

    那年,莎莎遇到很疯狂棘手的事,她是怎么办的?后来呢?“后来一直疯狂地走下去了?还是回复平静?”莎莎想不起来了,真想不起来,她不知道怎么当时这么重要的事情她竟然会想不起来,她一直觉得自己会记得很牢,那种叫“刻骨铭心”的事情吧。可是,现在,莎莎发现自己记不清楚了,只有那么一些片段,还是自己的固执解读:他不爱我,我一定要明白是为什么,分也分了,后来,忘记了。

     

    风从树梢掠过,没有痕迹只有感觉。而感觉是当时的痛楚,之后就是遗忘,最好了。莎莎忽然觉得,记不起来真好!她咧嘴笑了:后来不是很好吗?有新的开始,又一段心情故事呵呵。有的人只能书写一次的故事,到了莎莎这里,可丰富有趣得多。“就是,自然一点,快乐一点,才会到现在。”莎莎想,“如果当时一门心思钻牛角尖,那样不快乐,早挂掉了哈哈。”

     

    “莎莎奶奶,你在这里啊,打扮好了没有啊,电视台的记者来采访你了!”九十九岁的莎莎笑起来,这个她记得很清楚,不忘记吩咐穿粉红裙子的爱丽:“告诉那小子等我一会儿,爱丽,把我的化妆盒拿来,可不能像以前那样把我拍得又胖又丑了。”

     

  • 所见

    2009-02-10

     

     

  • 女总统

    2009-01-24

    ----《24》中的女总统让人们想起来希拉里·克林顿

     

     

    苍老不是那么可怕的事情,它表示你会更坚毅、果敢、冷酷、成熟。

     

    人是一张皮加一颗灵魂,如果你不能把灵魂修炼成型,一张皮画得再好,也有保鲜期。

     

    当然,这要看对方的眼光,如果与你交往对峙的人,他的程度只及表皮,看到的也就是一张画皮,有无灵魂,无关紧要。

  • 贼猫

    2009-01-17

     

    除了宫崎骏的《魔女宅急便》中琪琪的小黑猫,瘦瘦的机灵样子没有那么邪气外,几乎所有的黑猫都给人一种“邪”的感觉。

     

    我多次发现猫猫是有眼神的,那种知晓一切的冷漠眼神。如果是肥猫的话,那就另当别论了,肥猫是快乐而懒惰的、糊里糊涂的坏样子。

     

    天下霸唱越来越像民间讲古之人,干瘪的脸、穿着长袍.口沫四溅地讲着这个关于猫的故事。感觉上比《鬼l吹灯》时更老道一些,也是无聊,小说解闷,这样的前朝诡异,恰和在春节前后读,天冷,菇在家里火炉旁,一缸老茶,慢慢看过。